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新闻
【蓝田法院执行法官办案实录】
第一集 苦思量联系不上 正当时峰回路转
作者:李鸿  发布时间:2017-04-06 17:14:25 打印 字号: | |

前情提要:

20165月法院判决申娟与张强离婚,两个婚生子女由张强抚养,申娟每月需支付每个孩子抚养费350元。后申娟再婚,一直未支付两个孩子的抚养费。20171月,张强诉至法院,请求强制执行申娟支付2016年下半年以来两个孩子7个月的抚养费共计4900元。立案后,蓝田法院党组成员、执行局长贠养军先后三次远赴柞水做申娟的思想工作,望其能主动履行,然申娟一再拖延,以筹钱为由拒绝履行,甚至,后来拒接办案人员电话,当办案法官再赴柞水时,人已不知所踪。(本文涉及人物均为化名) 

 

328,法院执行局,小小的办公室里,贠局长正在与法官助理李鸿、书记员云潇讨论案情。

“云潇,他们一直不接我电话,也不回复短信,估计是把我拉黑了,这样,我编了个短信,你给她发一下,如果有回复及时告诉我。”

“好的,局长,你发给我吧。

贠局长口中的这个“她”正是被执行人申娟。38日,贠局长曾远赴商洛市柞水县,在一个小镇找到申娟,经过一次深入的交谈之后,她答应筹钱,并在25日之前给付,但今天已经是28号了,现在连人也联系不上,莫不是又要跑一趟柞水。

夜幕下,蓝田法院楼上还亮着灯。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“喂,贠局长,我是张强啊,申娟现在回来了,正在她姐家开的饭店帮忙呢。”

“真的吗,你没有看错?”

“没看错,俺村人今天还见着了呢,你们赶快来啊。”

“好的,知道了,我们明天一早就去,你带路,这次她跑不了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时间刚过8点,法院楼下,就聚了四个人一起说着什么,一会楼里走出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法警,手里拎着明晃晃的手铐。

“出发!”

贠局长一声令下,几个人陆续上车,向申娟姐姐家的饭店——沙沟方向驶去。一路上,车速很快,车内气氛紧张,行驶至将军岭隧道时,正赶上道路施工,交通管制,单车道轮流放行,大家焦急的等待着。

“如果今天她仍然拖延不履行,就依法采取强制措施!”

贠局长强调着。等待了将近20分钟,路终于通了。进入沙沟镇,转过几个湾,车驶进一个狭窄的小巷,停在一个大红门楼前,一个老年男人正站在大门口踱着步,一脸焦急。

“张强呢,不是让他在家等着么,人呢?”

“你是局长吧,俺是张强的父亲,他有点急事出去了,让俺在这里等你们,给你们带路,这个事情,俺是知道的。”

“这样啊,你认识申娟吗?”

“认识,认识的。”

“那咱现在就上车,走吧。”

“快到地方的时候,你给我们说一声,我们把车停远一点,躲着点,免得让她跑了。”

路长,贠局长提醒着张老汉

“好的,俺知道的。”

作为全国知名的小城镇,沙沟声名远播,镇上很是热闹,一片繁华景象,车在闹市上缓慢的行驶的着……

“快到了,就在前面!”

张老汉喊道。

“你确定?没有看错?”

“对的,转个弯就是了。”

“好,小王,把车停到这个巷子。”

贠局长指向不远处一个人比较少的小巷,带着李鸿、云潇跟着张老汉走在小镇的街道上,刚一转弯:

“小点声,前面那家就是。”

张老汉低声轻言道。

“局长,她不认识我,我先去,你们在着等一会。”

李鸿说完即紧走两步,跟上张老汉沿着街道边走边观望。只见一家农家菜餐馆门口,两个妇女正在摘菜,一个中年男子叼着烟站在旁边,张老汉逐渐靠近李鸿,突然抓住李鸿的手,越抓越紧,手心直冒汗。

“就是哪个,看见没,摘菜哪个女的就是!”

口上这么说着,眼睛仍然看着前方,脚步紧紧往前赶:

“看见没,看见没?我走了啊?”

“你等一下,摘菜的有两个人,一个穿红衣服,一个穿蓝衣服,到底是哪个呀?”

“是…是那个面向门口的。”

“你再看一下,别怕。”

张老汉微微转头瞄了一眼。

 “那个红衣服的,对,就是她!”

 “好了,你走吧!”

李鸿快步来到红衣妇女的身后,这时贠局长带着云潇也到了餐馆门口,红衣妇女抬头一看,先是一震,接着起身准备走,李鸿双手在肩头一按,又坐回凳子。

 “怎么不认识我了,老熟人了么。”

“认识,认识,贠局长。”

“好的,看,这是我的工作证,知道找你干啥不?”

贠局长拿出工作证递给申娟。

“知道,知道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咱进屋里说吧。”

“就在这里说!”

一个洪厚的男中音,正是刚才抽烟的那个男子,是申娟的姐夫。

“你们毕竟是做生意的,我们在这里对你们不好,影响你们生意,还是到屋里说吧。”

一群人走进餐馆,找了一张桌子分开落座。

“申娟,上次我们去柞水找你,你说25号前能筹到钱,你看看现在几号了?”

“今天28了”

“对,都28号了,你这又不接我电话,又把我拉黑,你是想干啥?”

“我们现在没钱,正在筹呢,我们只给一半。”

“不行,最后期限已经过了,你现在就筹,我们等着,必须全部给。今天没钱,法院就要对你强制执行,可以对你实施拘留。”

……

一样的道理讲了一回又一回,同样的说辞辩了一遍又一遍,两个小时过去了。在此期间,申娟在屋里屋外走进走出,法警也跟进跟出,不使其脱离视线半刻。

“今天,肯定是没有钱!”

“那好,咱去法院说,看,这是法院对你实施拘留的决定书。”

贠局长将提前准备好的决定书展开向申娟及其姐夫出示。

“去就去,你跟他去,看能把你怎么。”

申娟姐夫怂恿着说道。申娟走向停在外面的警车,打开后门直接坐了上去,正要关门,其姐夫突然咆哮着跑出来,拉住车门:

“你们凭什么带人走,你们有什么权利抓人,下来,下来,不要跟他们去。”

贠局长带人上前一把按住车门不让申娟下车,此时,申娟也见势伸脚踹向车门,其侄子,一个小伙子挡在车前大叫:

“你们走不了,今天就不让你们走,你们有什么权利抓人。”

“怎么没权利,法院是可以拘留人的。”

 现场一片混乱,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,突然申娟的大姐(就是穿蓝衣服摘菜的那位)手里拿着刚才摘菜的剪刀上前大喊:

“不能带她走!不能带她走!”

见无人理会,就转向人群叫到:

“法院打人了,法院打人了”

“谁打人,我们一直都在录像呢,你看,谁打你了。”

“大家都在看着呢,谁打人了。”

执行法官耐心反复的向申娟及其家属解说法律规定,但没有人听。为免事态失控,贠局长立即联系了当地派出所要求协助执行,在场群众议论纷纷。

“孩子的一点抚养费怎么都不给呢,该给啊。”

“是啊,这钱就该给。”

“对,不给就应该把她抓起来。”

……

不一会,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,与贠局长简单沟通之后,向申娟以及姐夫说道:

“你们俩听好了,人家法院这是在执行公务,法院是有拘留权的,现在跟人家去说明情况,不要再闹了。”

围观的人安静了,申娟也乖乖的坐上车随执行法官回法院。

 

后来,申娟主动联系其家人,履行了支付义务,并接受了法院1000元的罚款。

来源:蓝田法院信息
责任编辑:雷香玲